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自拍偷拍 日韩精品 巨乳美乳 强奸乱伦 无码专区 欧美精品 重口情色 动漫精品 制服诱惑 大秀视频

精品图片 卡通漫画 GIF动图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网友自拍 唯美清纯 巨乳美乳 动漫精品

精品小说 科学幻想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生活都市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大秀视频

首页- 生活都市- 美丽同事来我家借宿的日子

美丽同事来我家借宿的日子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準备后事吧。”

  病房外医生的声音很轻,但病床上的林羽却听得一清二楚。

  可能人死之前连听觉都会变得格外灵敏吧,尤其是母亲的哭声,分外尖锐。

  因爲见义勇爲付出生命,林羽并不是第一个,对此他并不后悔,只是觉得对不起母亲。

  父亲死的早,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到,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如今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海市人民医院,与母亲的生活正要明亮起来,没想到却出了这种意外。

  “该死的老天。”

  好人果真没有好报,林羽低声咒骂了一声,眼皮再也撑不住,缓缓合上。

  “我的儿啊!”

  一声凄厉的哭声猛地将林羽惊醒,他睁眼一看,发现自己此时竟然站在床尾,而母亲正扑在床上嚎啕大哭。

  “妈,你哭什麽,我这不好端端的在这吗?”

  林羽大喜,以爲自己神奇痊愈了,伸手一拍母亲,发现自己的手竟然从母亲的身/体中穿了过去。

  母亲没有丝毫的反应,依旧扑在床上痛哭。

  林羽神色一变,抬头看到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自己,面色干瘪发青,显然已经没了生气。

  我死了?

  林羽低头看了眼站在床尾的自己,发现身子有些虚白,而且微微有些透明。

  林羽大惊,原来人死之后真的有魂魄!

  无论他说什麽,做什麽,母亲都感受不到。

  在护士的帮助下,母亲忍痛给林羽穿上了寿衣,随后护工把他的尸体运上了殡葬车。

  母亲跟着上了车,坐在他的尸体旁,紧紧的攥着他的手,红肿的眼窝中泪水不停地往外涌,“羽儿,你放心走,妈把这边的事情办完了,立马就下去陪你。”

  对于她来说,儿子就是她的全部,儿子死了,她活在世上,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一听母亲想要寻短见,林羽顿时急了,学着电影里还魂的场景躺到尸体上,但是没有任何作用,每次坐起的,都只有自己的魂魄。

  车子很快到了火葬场,缴费之后,工作人员简单给林羽化了个妆,递给林羽母亲一个号码牌,接着焚化人员推着林羽的尸体去了焚化大厅。

  “不要!”

  当焚化人员将他的尸体推进焚化炉的刹那,林羽瞬间崩溃。

  随着肉身的燃烧,林羽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变弱,身上有无数淡淡的光点向四周流散而去,魂魄也正在慢慢的变淡。

  与此同时,他的眼前开始闪现出另一个世界,入眼所及都是无尽的黑暗,夹杂着红通通的火焰以及凄厉的惨叫声。

  地狱!

  这是林羽意识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强大的恐惧感瞬间将他吞没。

  他的魂魄下意识的在空中乱沖乱撞,光点仍旧不停的从他魂体中飘出,而且速率越来越快。

  他眼中的地狱世界也越来越清晰,能听到下面一个神秘沙哑的声音正在呼唤他。

  此时焚化炉内林羽的身体近乎燃尽了,灰烬中一块碧玉色的吊坠突然在烈火中焕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是林羽外公去世时留给他的,自小戴到现在,穿寿衣的时候,母亲特意没有摘下来。

  吊坠光芒越来越盛,随后砰的一声破裂,一缕碧绿色的光影猛地从吊坠中窜出,一下附着到了林羽的魂魄上。

  紧接着他脑海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我乃你祖上圣人,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传人,得我医道术法,悬壶济世,渡人渡己……”

  随后声音消散,庞大的信息量陡然间充斥进林羽的脑海,医道玄术、修行法诀及祖上的一些游曆经验一股脑的涌入了林羽的脑海中。

  浏览着脑海中的信息,林羽感觉十分兴奋,仿佛打开了一新世界的大门。

  但这股兴奋劲转瞬即逝,得到秘术传承又有何用,自己已经是个马上要下地狱的死人了。

  这个念头闪过,林羽脑海中突然跳出一条有关还魂术的记忆。

  记忆显示,通过还魂术,死去后魂魄未散的人可以附体重生。

  但是林羽的肉身已经在大火中化爲灰烬了,不过好在关于肉身损坏的还魂方法也有记录,“肉身陨灭,化鬼,觅活体,后附之。”

  林羽倒吸了一口冷气,意思是说自己肉身损坏,要想複活的话,只能通过还魂术化爲鬼,找别人的肉身附体。

  要知道在人类的意识里,鬼可是邪恶的化身啊,况且自己要是上了别人的身,不相当于变相剥夺了别人的生命吗?

  犹豫的功夫,林羽的魂魄已经越来越淡,只剩下了一道幻影,耳边的声音也愈发的清晰。

  林羽咬咬牙,看着接连被推进焚化大厅的尸体,突然来了主意,死人不行,那活死人应该可以吧?

  数分锺后,林羽来到了清海市最大的植物人托养中心。

  很多植物人是没有意识的,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他们活着的只有身体,林羽认爲,选这种人附身,就不算杀人。

  起先林羽还一个病房一个病房的找过去,寻找合适的身体。

  但发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淡薄,很快将要消弭殆尽,那个来自地狱的呼唤声也越来越急促。

  林羽来不及多做思考,瞅準一个二十来岁的男性植物人,念起还魂术,陡然间化爲一缕白烟,奋不顾身的钻了进去。

  “你逃不掉的!”

  与此同时,耳边的呼唤声陡然变成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林羽便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等林羽再醒过来的时候,只感觉强光刺眼,过了片刻才适应过来,低头一看,自己正躺在病房里。

  成功了!

  林羽兴奋的差点叫出来,猛地坐起,看了眼自己的新身体,迫不及待的撕掉手上的针管,接着跳下了床,但脚一落地,身子一个踉跄摔到了地上。

  可能因爲长时间躺着的原因,这个年轻人的肌肉有些轻微的萎缩。

  林羽踉跄着爬起来,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日曆,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了,触摸着床和墙壁,感受着手上/传来的冰冷温度,感觉就跟做梦一样,自己昨天才死,没想到今天又複活了。

  稍微活动下,适应了这具新身体,接着他便迫不及待的沖出了医院,他现在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去见自己的母亲。

  此时包子店里挤满了人,十几个小混混叫嚣着让林羽母亲还钱。

  爲了给林羽做手术,林羽母亲被迫借了十几万的高利贷,得知林羽死了,小混混们便急不可耐的来讨债了。

  “你们放心,我这几天就把店卖了,拿到钱就还给你们,求你们先离开吧。”

  林羽母亲红肿着双眼恳求道,希望赶快把他们打发走,儿子刚走,她不希望他走的不安甯。

  “你这个破店才值几个钱,你儿子都死了,我们一走,你要是跑了我们管谁要钱去?”领头的黄毛混混骂骂咧咧道。

  “你们放心,我肯定不会跑的,我凑够钱,马上就还给你们。”

  “不行,今天说什麽我们也要拿到钱!”黄毛不依不饶。

  “可是我现在真的没钱,你们也知道,爲了给我儿子治病,钱都花光了……”

  林羽母亲心如刀割,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哀求。

  “没钱也行,这样吧,你把你家那栋破房子过户给我们吧,就当还债了。”黄毛眼睛滴溜一转,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林羽母亲微微一怔,房子是林羽外公留下的,虽然有些老旧,但是地段很好,按照清海现在的房价,起码能卖个两三百万,他们这简直是在明抢啊。

  但是现在儿子死了,家也就没了,留着房子还有什麽意义呢,还清债,自己也就能安心的去了。

  想到这里,林羽母亲万念俱灰的点点头,刚要答应,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怒喝。

  “不行!我们家房子起码值几百万,你们这是抢劫!”

  紧接着林羽驾驭着他的新身体风风火火的沖了进来。

  “我的天啊,哪来的野崽子,关你屁事!”黄毛气不打一出来,看着林羽身上的病号服,还以爲是哪里跑出来的神经病,沖过来扬手就是一巴掌。

  林羽下意识一躲,伸手一推,黄毛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飞了足足有五六米远,在空中划过一到弧线,砰的摔到了里面的桌子上。

  “给老子弄死他!”

  黄毛捂着胸口惨叫了两声,随后一声令下,其他十几个混混立马沖了上来,围着林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林羽连忙抬手还击。

  接着包子店里响起了一片哀嚎声,小混混们惨叫连连。

  他们十几个人一起上,竟然连林羽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而林羽的拳脚打在他们身上,就如同被车撞了一般。

  只需要一拳,他们便疼的起不了身。

  林羽自己也无比震惊,都说鬼上身力大无穷,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这些人的动作在他眼里显得十分缓慢,很好躲避。

  “报警!报警!”

  黄毛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他见过能打的,但是没见过这麽能打的,简直非人类啊。

  一听要报警,林羽母亲赶紧沖过来抓住林羽的手,急声道:“小伙子,他们要报警了,你快走吧,这里我来处理。”

  “妈,你说的什麽话啊,我哪儿能扔下您啊。”

  林羽高兴地眼泪都要出来了,还能活着见到老妈,真是太好了。

  听到他的称呼,母亲微微一怔,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看着母亲的眼神,林羽瞬间醒悟了过来,自己是活过来了,但是却换了一副身体,母亲根本不认识自己。

  “不好意思阿姨,看到您我就想起了我妈,所以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您别介意。”

  林羽怕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吓坏母亲,急忙编了个瞎话。

  “没关系,小伙子,你快走吧,我们家的事不能连累你。”林羽母亲一边说,一边把他往外推。

  林羽没答话,摸起桌上的筷子一扔,筷子飞速射向黄毛,砰的一声,将黄毛刚按上110的手机钉到了墙上。

  黄毛吓得脸都白了,墙上的筷子离着自己耳朵也就一厘米,要是稍微出点偏差,那钉在墙上的可就是自己的脑袋。

  “救命啊!杀人了!救命啊!”黄毛吓得顿时惨叫了起来,声音里说不出的委屈,明明是他们先欠自己钱的啊。

  “别嚷嚷了,这钱我替秦阿姨还!”

  林羽冷声说道,既然自己複活了,那这些债理应由自己来还。

  “小伙子,这怎麽能行,你我第一次见,怎麽能让你替我还钱?”林羽母亲有些疑惑的看着林羽,不知道爲什麽,这个小伙子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对于林羽知道她姓氏这点,她并不吃惊,儿子见义勇爲付出生命的事情好多网友都知道,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也都被扒了,很多好心人都要来给儿子送行,她都谢绝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那你把钱给我们吧。”黄毛可不管林羽爲什麽替别人还钱,只要能拿到钱,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给我三天时间。”林羽说道。

  “……”黄毛有些无语,说的这麽牛逼,还以爲立马就能把钱拿出来呢。

  “怎麽?你不相信我?”

  见黄毛没说话,林羽皱了皱眉头,语气有些冰冷。

  “相信,相信,不过大哥您得跟我说下您的名字吧?”看着林羽冰冷的眼神,黄毛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名字?

  对啊,早上走的急,连这个人的名字都没来的及看呢。

  “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这样,三天后,还是这里,你只管过来,我到时候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你。”

  林羽之所以这麽有底气,全赖自己这具身体。

  他心想既然能住在托养中心,这个年轻人家里再普通,起码也能拿个十几二十万出来吧,先要来用用,等自己赚了钱,再还回去。

  见识过林羽的身手,黄毛也不敢多说什麽,刚要点头答应,突然眼神怔怔的望向店外,好似被什麽吸引住了一般。

  林羽也好奇的跟着往外看去,只见门口不知何时来了一辆红色的宝马X5,车门一开,迈出一个长裙美女。

  长裙美女拨了下乌黑的长发,摘下墨镜,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容顔简直惊爲天人,黄毛和他一帮手下都看呆了。

  林羽不禁也被吸引了。

  长裙美女抬头看了眼包子铺,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快步走了进来。

  “美女,买包子吗,要什麽馅儿的?”

  林羽不由的脱口而出,以前老帮母亲卖包子,见人就这麽一腔,已经成爲一种条件反射了。

  “你叫我什麽?”长裙美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语气不悦。

  “美女啊。”

  林羽觉得自己的称呼没问题,不禁有些疑惑,头一次见喊美女还有不愿意听的。

  长裙美女打量他一眼,冷声道:“行啊,何家荣,昏迷两个月,连自己老婆都不认识了。”

  整个包子店里一片沈寂,所有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向林羽。

  黄毛内心暗自佩服,牛人啊,这麽漂亮的老婆,说不认就不认了。

  林羽起先有些惊讶,随后就是纳闷,这个叫何家荣的年轻人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咋能娶到这麽漂亮的老婆?

  看到外面的宝马X5,林羽立马猜到了什麽,感情这个何家荣是个富二代啊,这下好办了,还十几二十万的贷款还不是分分锺的事嘛。

  “老……老婆,我这不刚醒过来,跟你开个玩笑嘛。”

  林羽讪讪的笑了笑,第一次叫人家老婆,还有些不适应,接着说道:“我欠这帮人一点小钱,你把我银行卡给我,我好取钱还人家。”

  “银行卡?你银行卡里有一毛钱吗?”长裙美女冷声道。

  “啊?那我的积蓄都放在哪,你帮我保管吗?帮我取一点还人家吧。”林羽有些纳闷,心想这个富二代看来还是个妻管严啊。

  “积蓄?”

  长裙美女冷笑了一声,有些气愤的说道:“你什麽时候有过积蓄,这二十多年来,你吃我们家喝我们家的,什麽时候挣过一分钱?”

  包子店里更加安静了,衆人看向林羽的眼神也更加怪异了。

  黄毛内心更加佩服了,偶像啊,娶了这麽好看的老婆不说,还吃软饭!

  林羽脸上说不出的尴尬,这下他听明白了,什麽富二代,感情这男的是个倒插门的软饭男啊。

  “小伙子,谢谢你的好意,这钱不用你帮我还,我自己能处理。”林羽母亲急忙替他解围。

  “阿姨,我是林羽的好兄弟,这钱我肯定会帮您还,您给我一些时间。”林羽硬着头皮说道。

  吃人家的嘴短,既然这个何家荣是吃软饭的,自己也不好意思张口问长裙美女要钱,只能想其他办法帮母亲还钱了。

  随后林羽打了个欠条,按上手印,交给了黄毛。

  黄毛见林羽老婆开那麽好的车,也不担心他还不上钱,便带着一衆手下离开了,临走前还不忘看那美女几眼。

  “这笔钱我可不会帮你还。”长裙美女冷声道,她不知道这个窝囊废什麽时候变得这麽讲义气了,一醒过来就跑来替自己的狐朋狗友还钱。

  “放心,我自己能还。”

  林羽略微有些不爽,这个女的确实长得挺好看的,但是对自己丈夫态度也太差了吧,当着外人的面毫不避讳的揭他的短。

  “小伙子,你这是何必呢,这些债我自己能还的。”林羽母亲红肿的眼睛有些湿润,印象中儿子好像从未跟自己提起过有这麽个好朋友啊。

  “这是我应该做的,阿姨,林羽不在了,以后我就是您亲儿子,我给您养老送终。”

  林羽的眼眶不禁也有些湿润了,母亲明明就在眼前,自己却不能与她相认,白白让她承受这种痛苦,实属大不孝。

  “阿姨,明天我再来看您。”

  趁眼泪没出来,林羽丢下一句话便快步往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又怔住了,哽咽道:“阿姨,如果林羽泉下有知的话,他肯定不希望您轻生,您应该珍惜生命,好好活下去,把他那份也活下去。”

  说完林羽再没犹豫,走出了包子店。

  林羽母亲心头一震,愣愣的看着林羽的背影发呆。

  长裙美女看了林羽母亲一眼,没说话,转身跟了出去。

  上车后,长裙美女有些不悦的说:“你要来当好人我不反对,但你刚醒过来,起码得跟我说声吧,你知道我爲了找你费了多大的力气吗?”

  “不好意思,下次不会了。”林羽语气有些冰冷,此刻他心里牵挂的全是自己的母亲。

  见他神情冷漠,长裙美女接下来的话突然说不出来了,恨恨的看了林羽一眼,用力的挂上档,驱车返回托养中心。

  医生给林羽做了个全面的体检,显示一切正常,随后便给林羽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去的路上林羽看着长裙美女精致的侧脸,感觉有些梦幻,突然间就多了个这麽漂亮的老婆,实在有些难以适应。

  他很想跟长裙美女打听一些关于她和这个何家荣的信息,毕竟自己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又害怕被看出异常,最后也没开口。

  其实林羽很想编一个失忆的借口,但自己还没失忆她都对自己这麽差,要是失忆了,还指不定怎麽虐待自己呢。

  这时长裙美女的电话响了,她接起来嗯了几声就挂了,接着把车往路边一停,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林羽说道:“诊所那边有个急诊,我得赶回去,你自己打个车回家吧,我爸妈都在家。”

  “我跟你一起去诊所看看吧,说不定能帮上什麽忙。”林羽迟疑一下说道,自己连她爸妈长啥样都不知道,回去后得多尴尬啊。

  帮忙?

  长裙美女冷冷扫了他一眼,这话从一个饭桶嘴里说出来,真是可笑。

  车子在一家社区诊所前停下,门口牌子上写着华安诊所,诊所规模不大,总共也就十几个工作人员,不过看起来挺正规的。

  长裙美女刚进去,就有一个戴眼镜的男医生跑过来急声道:“江主任,您快去看看吧,都两剂退烧针了,那个孩子头还是烫的要命,嗓子都哭哑了。”

  长裙美女急忙换上白大褂,快步走向里面的诊室。

  江顔。

  林羽从她的工作证上捕捉到了她的名字,忍不住感歎道,人有气质,名字也不赖。

  诊室里一对年轻的夫妇正焦急的哄着一个哭闹的小女孩,那孩子也就三四岁,整张脸赤红,跟火烧一样,在年轻妇人怀里用力的挣扎,看起来十分的焦躁,嗓子都哭哑了,声音尖锐刺耳,时不时伴有一阵干呕。

  林羽看到这一幕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不知是不是花了眼,他竟然看到孩子身上似乎缠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黑气。

  不过更让他诧异的是这个孩子的哭声,并不是因爲尖锐,而是奇怪,说不上来的奇怪。

  “江主任,你可来了!”年轻夫妇看到江顔后仿佛看到了救星。

  江顔摸了摸孩子的额头,接着把了把孩子的脉搏,说道:“没事,就是受了惊吓,我给她扎几针就没事了。”

  随后江顔吩咐眼镜医生去把她的针袋取过来,顺便让护士开一针镇定剂。

  “江主任,这孩子今天怎麽哭闹的这麽厉害,而且还干呕,前几天并没有过啊。”年轻妇人满头大汗,吃力的哄拍着怀里的孩子。

  “你们怎麽来的?开车吧?”江顔问道。

  年轻夫妇点点头。

  “那应该是你们开车开得太急了,这孩子晕车,所以反应才这麽强烈。”江顔说道。

  “对对,这孩子从小晕车晕的厉害,我也是太着急了,所以车子开得很快。”年轻男子有些自责道。

  “没事,打一针镇静剂很快就好了。”江顔说道,对于自己的医术,她向来十分有信心。

  华安诊所作爲一个社区诊所,能有今天的知名度,几乎全是她的功劳,这点小毛病,自然不在话下。

  “不能打镇静剂,她并不是简单地发烧焦躁,如果随便注射镇静剂的话,病情可能会更严重。”

  护士已经把针袋和镇静剂取过来了,刚要準备打针,林羽却突然上前制止住了她。

  林羽生前本就是医科大的优秀毕业生,现在又继承了祖上的医术法典,医术飞升,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準。

  他觉得这孩子的病并不简单,不能草率的注射镇静剂。

  “我在工作,请你出去!”江顔冷声喝道,面色愠怒的瞪着林羽。

  她工作的时候,什麽时候轮到这个废物插/嘴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孩子以前有过隐疾吧?”林羽没有搭理江顔,转头问向年轻夫妇。

  年轻夫妇一愣,没想到林羽一眼就能看出来自己孩子以前患过隐疾。

  但是见江顔面色愠怒,年轻妇人也没敢直接回话,小心询问道:“江主任,这位也是大夫吗?”

  “他是大夫?那我就是清海市人民医院院长!”

  没等江顔说话,眼镜医生率先冷笑一声,轻蔑的瞥了眼林羽,讽刺道:“这位是我们江主任的老公,清海职业技校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一直没找到工作,俗称无业游民,全靠我们江主任养活……”

  “行了,别说了,何家荣,你先出去吧。”江顔冷声打断道,摊上这麽个窝囊丈夫,自己脸上也没光。

  年轻夫妇眼神讥讽的扫了林羽一眼,心里直纳闷,江主任上辈子这是做了什麽孽,怎麽会嫁给这麽个废物。

  林羽自己也有些无语,连他自己都有些看不起这个何家荣了,这人也太窝囊了吧,被自己老婆看不起也就罢了,自己老婆的手下竟然都敢这样对他说话。

  “江主任说了,请你出去!”

  见林羽站着没动,眼镜医生走过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林羽也不是不识抬举的人,见人家这麽不待见他,也再没说什麽,转身出去了。

  此时江顔已经给孩子注射了镇静剂,孩子瞬间安静了下来,年轻夫妇顿时松了口气,心里认定林羽就是个不懂装懂的傻子。

  江顔从针袋中取出一枚毫针,对着孩子小指的关节处各扎了一下,挤出了一些透明的液体,接着摸了下孩子的额头,说道:“一会儿就退烧了。”

  站在诊所外面的林羽一脸郁闷,有些后悔上了这个年轻人的身,自己是活过来了,但这也活的太窝囊了。

  想起刚才那孩子的哭声,林羽十分纳闷,一个孩子的哭声,爲什麽会给自己一种奇怪的感觉呢?

  突然,他眼前一亮,猛地一拍手,惊道:“那根本就不是人的哭声!”

  林羽刚说完,诊所里面再次传来了这种怪异的哭声。

  江顔和年轻夫妇都慌了,原本安静下来的孩子,突然间又剧烈的哭了起来,并且面目狰狞,不停地用手抓挠年轻妇人。

  “江主任,你快看看,这是怎麽回事啊?”年轻妇人一边抓着孩子的手,一边焦急道。

  江顔面色煞白,不停地用手拍打孩子的后背,安抚孩子,心里慌作一团,刚才明明已经好了啊,怎麽突然间又发作了。

  这时孩子突然停止了哭声,身体剧烈抽搐起来,眼睛翻白,口吐白沫,胸口猛烈起伏,显然有些窒息。

  江顔脸色更加难看,急忙把孩子抱过来,放在床上平躺,双手叠加按压孩子的胸膛做心肺複苏。

  一旁的眼镜医生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看这情况,是要出人命啊,恐怕自己也得受到牵连。

  “江主任,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年轻妇人眼见女儿脸色越来越白,吓得一屁股瘫在地上大哭。

  “你这个庸医!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年轻男子也慌了,一改平静的模样,突然破口大骂,“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你陪葬!”

  江顔额头满是冷汗,不停地给孩子做胸口按压和人工呼吸,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孩子双眼紧闭,面色发青,动也不动,眼看要没了生命气息。

  江顔紧张的手一个劲发抖,她不知道这是怎麽回事,自己从医这麽多年,还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

  “老子弄死你!”

  眼看孩子气息越来越弱,年轻男子瞬间失去了理智,沖上去要打江顔。

  眼镜医生鼓足勇气上来拉架,但体格太差,被年轻男子一脚踹到了墙角里,随后年轻男子一巴掌朝江顔头上扇去。

  江顔吓得睫毛一颤,见躲不过去,只能咬牙接受。

  但预想中的巴掌并没有打来,江顔抬头一看,见男子挥来的巴掌在空中被一只有力的手牢牢抓住。

  林羽不知何时挡在了她身前。

  “打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林羽一把把男子的手推开。

  “我女儿被这个庸医害死了!”年轻男子红眼指着江顔怒吼,宛如一个要吃.人的野兽。

  “有我在,你女儿死不了。”林羽坚定道。

  看着神情坚毅的林羽,江顔一时间有些恍惚,内心竟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觉。

  安全感?

  怎麽可能,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怎麽可能会让自己産生这种感觉?

  “好,那你就给我治,治不好老子把你们全弄死!”年轻男子疯了似得大吼大叫。

  林羽没搭理他,转身探了下小女孩的脉搏。

  “你干什麽!你哪里会治病?”江顔过来拽了林羽一把,低声呵斥道。

  “一直没告诉你,我以前偷看过你一些医学类的书籍,多少懂一些。”林羽瞎扯道。

  “胡扯,看几本书怎麽可能就会治病!”江顔一边说话,一边已经掏出电话準备打120了,虽然她心里知道,120来了之后也不过是接一具尸体。

  她说话的功夫,林羽已经抓着小女孩的脚倒拎了起来,右手四指并拢,大拇指卡在食指第一节,手掌中空,轻轻的在孩子后背拍了两下。

  “你干什麽!”年轻男子怒吼了一声。

  他话音未落,原本休克的小女孩突然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浑浊的黑痰,接着再次哭了起来,不过因爲长时间缺氧,没什麽力气,声音不大,但听起来还是很怪异。

  随后林羽将她正着抱上来,大拇指在她脖颈内侧稍微按压了一下,小女孩的呼吸瞬间变得顺畅起来。

  不过小女孩还是不停的哭闹,疯狂的用手抓挠林羽,表情狰狞,似乎带着满满的憎恨。

  林羽也不躲,眼神定定的望着小女孩,深邃的眼神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宛如一团火。

  这是祖上/传授玄术道法里的破魂术,练到一定的程度,只需一眼,便能将一些修爲低下的孤魂野鬼震到魂飞魄散。

  林羽现在十分确定,小女孩是被跟自己类似的髒东西上身了,但是显然这个髒东西不像自己一样心善,要置小女孩于死地。

  虽然现在林羽修爲尚浅,但看到林羽眼中的光芒,原本哭闹的小女孩顿时安静下来,眼神里闪过一丝莫大的惊恐。

  随后她用力的挣扎了起来,从林羽身上跳了下去,快速跑向瘫坐在地上的年轻妇人,一把抱住年轻妇人的脖子,乖巧道:“妈妈,我好了,我们回家吧。”

  看到女儿恢複正常,年轻夫妇欣喜若狂,三口家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江顔悬着的心立马放了下来,有些自责,自己怎麽没想到小女孩是被痰噎住了。

  接着她有些愠怒的看向林羽,这个废物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麽,他根本不会医术,就敢逞能,能侥幸治好小女孩,完全是走了狗屎运,要是小女孩有个三长两短,他也得跟着担责。

  不过她心里多少对林羽有些感激,以往出了事这个废物都往她身后躲,今天竟然爲了自己站了出来,可见上次他脑袋确实摔得不轻。

  “你们女儿暂时没事了,但是我刚才只是治标不治本,要想根治,还得扎几针。”林羽盯着小女孩说道。

  “不,妈妈,我不扎针,我已经好了。”小女孩看向林羽的眼神带着一丝胆怯。

  “你瞎说什麽!”

  江顔走过去低声呵斥了他一声,这个废物,不知道见好就收,还真把自己当医生了。

  年轻男子冷冷扫了林羽一眼,眼里没有丝毫的感激,冷哼道:“还敢让你们治?那我是嫌我女儿活长了。”

  “你们回去再有什麽问题,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林羽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自己明明才救了他女儿的命,不感激也就罢了,态度竟然这麽恶劣。

  “你诅咒谁呢!”年轻男子噌的站了起来,作势要动手,年轻妇女赶紧拽了他一把。

  年轻男子这才压住火气,抱起女儿就往外走,临走前还不忘冷冷扔下一句,“我姐夫是卫生局副局长,你们诊所等着被查吧。”

  年轻妇人看了江顔一眼,没说话,快步跟了出去。

  江顔心头多少有些酸楚,以往自己给他们孩子治病的时候他们一口一个感谢,没想到现在出了点意外,瞬间就变爲仇人了。

  “人情冷暖,很正常,别往心里去。”林羽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轻声安慰了一句。

  “对于自己没接触过的领域,以后少不懂装懂!”

  江顔压根不领情,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没再搭理他,忙自己的去了。

  “狗屎运。”

  刚才被年轻男子踹哭的眼镜医生此时也整理好了衣服,给了林羽一个白眼。

  这诊所都些啥人啊,自己刚刚才替他们解完围啊。

  林羽很无语,突然很想去死,再死一次,然后随便找个人附身,也比这个窝囊废要好吧。

  年轻夫妇抱着孩子上车后就往回赶,一路上年轻男子嘴里一直骂骂咧咧的,说这事没完,年轻妇人劝他算了,毕竟江主任以前也帮过他们不少。

  “狗屁的主任,我说去人民医院你不听,差点害欣欣没命了!”年轻男子愤恨的骂道,“还有她那个废物老公,竟然敢诅咒我们女儿有事,要不是看他瞎猫碰到死耗子把女儿治好了,我非扇他不可!”

  说完他就给卫生局的姐夫打了个电话,把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

  年轻妇人没敢说话,她也没想到一个小感冒会闹得这麽严重。

  年轻妇人叫孙敏,丈夫叫吴建国,家境优渥,所以爲人跋扈些。

  他父亲吴金元曾是清海市卫生局/局/长,前年刚刚退休,也正是因爲父亲的缘故,姐夫才当上了卫生局副/局/长,所以他自信一个电话就能把华安诊所整垮。

  此时吴金元和老伴已经在家里急的团团转了,对他们而言,孙女就是他们的心头肉。

  吴建国夫妇带着孩子回家后,老两口迫不及待的跑过去抱起了孙女,摸摸孩子的头,发现一切正常,老两口这才松了口气。

  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孩子突然间眼皮一翻,身体再次急速抽搐了起来,胸口剧烈起伏,有些喘不上气。

  吴建国夫妇和两个老人大惊失色,连忙开车去了清海市人民医院。

  孩子送进急诊室后吴建国气的破口大骂,一口咬定是江顔把女儿害成这样的。

  吴金元面色铁青,一声不吭,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急诊室,他相信孙女会没事,因爲刚才进去的是清海市副院长李浩明,全国知名的内科专家。

  整个清海市,能请动他亲自看病的,屈指可数。

  但是李浩明进去没一分锺,立马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满头大汗地说道:“吴老,这种病我实在没见过,孩子恐怕保……保不住了……”

  孙敏和婆婆一听立马瘫坐到了排椅上,抱头痛哭。

  “怎麽可能!”吴建国一下窜上来,对着李浩明吼道:“治不好我女儿,你这个副院长也别干了!”

  “建国!”吴金元呵斥了儿子一声,强忍着悲痛问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李浩明严肃的点点头,说:“凭我们医院的能力,最多能让她再撑一个小时。”

  他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现在想转院去京城也来不及了。

  其实吴金元心里清楚,如果李浩明都束手无策,那去哪里都是徒劳。

  “爸,我知道怎麽能救欣欣!”

  吴建国痛心的看了眼急诊室里的女儿,急忙把诊所内林羽如何治疗女儿的过程描述了一番。

  李浩明不敢耽搁,急忙沖进去按照吴建国说的方法将欣欣倒立起来,手掌中空拍了拍她的背,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不可能啊!”吴建国目瞪口呆,脸上豆大的汗珠霹雳啪的往下落。

  孙敏想起临走前林羽提醒过女儿还没有根治,也顾不上哭了,急忙跑过来把事情告诉了公公和李浩明。

  “吴老,我建议把这个年轻人请过来,说不定他能有什麽办法。”李浩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说道。

  孙敏看了吴建国一眼,小心翼翼的把吴建国跟林羽的沖突跟公公说了。

  “胡闹!我早告诉过你爲人要沈稳!”

  吴金元狠狠踢了吴建国一脚,厉声道:“还不赶快跟我去给人家赔罪!”

  说完他再也顾不上曾作爲局长的威严,小跑着往外跑去,吴建国赶紧跟了上去。

  江顔忙着在诊室里给病人看病,林羽便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看杂志,来往的护士和医生看着他的眼神都十分轻蔑。

  这算什麽男人啊,自己老婆在里面累死累活,他却在这里无所事事。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只见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了门外,车身上印着卫生监督的字样。

  随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卫生局制服的男子,领头的正是吴建国的姐夫邓成斌,只见他大手一挥,说道:“给我查,好好查!”

  照理说小舅子的一个电话不至于让他亲自出马,但一听说事关老丈人最疼爱的孙女,他一刻也不敢耽误,立马赶了过来。

  毕竟自己要想再往上窜一窜,还得老丈人帮忙疏通关系。

  “这家诊所涉嫌使用三无假药,需要彻查,请无关人员离开!”

  卫生局一衆工作人员进去后立马给诊所扣了个不大不小的帽子。

  诊所的患者撤出去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堵在门口看热闹。

  “邓局,误会,误会啊,我们诊所一向遵纪守法,怎麽可能滥用假药呢。”

  诊所所长孙丰听到动静立马跑了出来,弓着身子一边给邓成斌递烟,一边陪笑解释,心里直纳闷,自己前两天刚去给这个副局长送了两盒人参,怎麽今天就查过来了。

  邓成斌伸手把烟推开,冷声道:“甭套近乎,今天咱公事公办,听说你们这有个叫江顔的医生,因爲用药不当,差点夺去一个孩子的生命?”

  “胡说!我是根据病情合理用药!”江顔有些气不过,从一衆医生和护士中走了出来,眼神冰冷的瞪着邓成斌,她能猜到,这应该就是吴建国口中卫生局的姐夫。

  邓成斌看到江顔后神情明显一滞,显然有些被惊豔到了,不过很快恢複过来,冷声道:“是不是合理用药,我们自然会调查清楚,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邓局,这话言重了,江医生在我们这一代可是家喻户晓的名医啊。”孙丰陪笑道,“再说,那孩子从我们这走的时候已经好了啊。”

  “老孙,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你要是再在我面前墨迹,我连你一块儿抓。”邓成斌冷冷扫了孙丰一眼。

  孙丰见邓成斌这是要玩真的,吓得没敢吭声,心里暗骂他不是个东西。

  邓成斌给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他俩立马过去作势要抓江顔,但林羽不知何时挡在了江顔跟前,沖邓成斌冷声道:“据我所知,卫生局好像没有抓人的权利吧。”

  “你是个什麽东西?老子有没有权利抓人,关你屁事!”邓建斌气不打一处来,“孙丰,这也是你们诊所的医生吗?”

  “不是,他是江医生的丈夫。”孙丰一边说,一边给林羽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沖动。

  “奥,是他啊,我听说他也给我侄女治病来着是吧,有行医证吗,拿出来我看看。”邓成冷冷扫了林羽一眼,小舅子打电话的时候提到过这个人,好像对他意见很大。

  “他不是医生,哪有什麽行医证啊,邓局,您别跟他一般见识,我听说刚才就是他救了您侄女呢。”孙丰急忙陪笑道。

  “非法行医已经触犯了法律,把他也带走,一会儿我给警察局打电话,过去领人。”邓成斌冷笑道,他是没权利抓人,但是警察局副局可是他拜把子兄弟。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江顔狠狠瞪了林羽一眼,接着掏出手机準备打电话,让父亲帮忙疏通下关系,别真把这个废物给抓进去了。

  眼见两个工作人员就要强行动手,这时一辆越野车不要命似得疾驰而来,赶到诊所门口吱嘎一声停住,随后车上快速下来两个人影,正是焦急万分的吴金元父子俩。

  看到自己老丈人和小舅子,邓成斌面色一喜,心想真是巧了,正好跟老丈人邀功。

  “爸,您老来的正好,我真準备查封这个诊所呢,这俩庸医我也刚要抓回去。”邓成斌赶紧迎了上去。

  吴金元压根没理他,疾步走到人群跟前,急声道:“敢问刚才是哪位小友替我孙女医治的怪病?”

  “爸,就是他!”

  吴建国一眼瞥见人群中的林羽,伸手一指。

  吴金元赶紧上前,客气道:“小友,我孙女怪病複发,在医院命悬一线,还请你出手相救,老头子我感激不尽。”

  “老局长,您来了。”孙丰眼前一亮,看到吴金元对林羽这麽客气,心立马提了起来,这个吃软饭的哪会什麽医术,刚才不过是误打误撞蒙对了而已。

  听到邓成斌和吴建国对老人的称呼,林羽便知道了老人的身份。

  “对不起,老人家,我治不了。”林羽摇头苦笑了下,“我没有行医证,您女婿刚才说我非法行医,正要报警抓我呢。”

  “混账!还不滚过来给人家赔罪!”

  吴金元狠狠瞪了身后的邓成斌一眼,接着指了下吴建国,厉声道:“还有你!一起过来赔礼道歉!”

  邓成斌看了吴建国一眼,心里直纳闷,这到底是怎麽个情况。

  见吴建国面色煞白,没说话,邓成斌便也没敢发问,跟过去一起给林羽道歉,“小兄弟,对不住,刚才……”

  “你们需要道歉的不是我,而是我……我老婆。”

  他们俩刚开口,便被林羽打断了。

  林羽心里苦笑,自己头一次发现老婆这两个字叫起来原来这麽别扭。

  “对不起,江主任,之前是我太心急,所以说话难听了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吴建国一脸诚恳,已然没了临走时的嚣张模样。

  “江医生,不好意思,刚才是我没弄清情况才导致了误会,请你原谅。”虽然心里不服气,但是老丈人发话了,邓成斌只能照做。

  “没关系。”江顔很大度的摆了摆手,转头看向林羽,眼神中说不出的複杂,她竟然从这个废物身上嗅到了一丝男人味,这怎麽可能呢?

  “小友,那现在你看方便跟我去医院救治下我孙女吗?”吴金元恳切道。

  “对不起,吴老,他根本不会医术,刚才不过是运气好,撞上了。”江顔不得不如实说道,虽然她也希望林羽能救小女孩,但这是不可能的。

  “是啊,吴老,您高估他了,他一个技校出身的,哪儿会什麽医术啊。”孙丰也赶紧上前帮着解释,病急也不能乱投医啊,何况林羽根本都不是医。

  “老人家,他们说的对,我确实没学过医。”顶着何家荣的名头,林羽也只能老实回答。

  听到这话,吴金元满是希冀的眼神瞬间暗淡下去,沧桑的脸上突然涌起一丝悲怆。

  “爸,您看,我就说这小子是个骗子吧。”听到林羽自己承认不会医术,邓成斌立马来了底气,轻蔑的冷笑了一声。

  林羽没有搭理他,沖吴金元道:“吴老,我虽然没有学过医,但平日里医书倒也看了不少,疑难杂症也略懂一些,您孙女的病我恰好在一本古医书上见到过,您要是信得过我,我愿意出手医治。”

  “当然愿意,当然愿意。”吴金元浑浊的双眸再次迸发出神采,急忙拉着林羽的手往车上走。

  吴建国也不敢怠慢,急忙跑过去开车。

  “爸,你怎麽能相信个骗子啊!”

  邓成斌急了,眼见小舅子已经开车走了,也急忙叫着手下上车,跟了上去。

  “这个神经病!”江顔气的跺了下脚,也开车跟着去了医院。

  吴金元带着林羽风风火火赶到急诊后,李浩明立马迎了上来,看到林羽的刹那不由一愣,虽然知道是个年轻人,但是这未免也太年轻了点吧。

  此时急诊室里的小女孩面色脸带手脚,已经蜡白一片,显得死气沈沈,连身子都不怎麽抽搐了,监护仪上的血氧饱和度已经跌到了百分之四十。

  李浩明不由歎了口气,在他看来,这个小女孩已经没救了。

  “医生,有毫针吗,麻烦给我取几枚。”林羽一边说,一边进去摸了摸小女孩的脉搏。

  “你是说要用针灸医治?这,怎麽可能呢?”李浩明有些惊讶,不过还是连忙吩咐护士去取毫针。

  医院的几个内科医生,关注徽信公纵号“漫玉文学”,回複数字“38”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也纷纷有些纳闷,心里隐隐有些不屑,觉得林羽有些托大,他们医院精密的仪器都检测不出来的毛病,他用几根银针就能医治的好吗?

  “何家荣!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吗!”

  此时江顔和邓成斌一行人也跟了过来,江顔冷冷看着林羽,在她认爲,林羽不懂装懂,实同谋杀。

  “我在救人。”林羽声音很轻,但很坚定。

  江顔还想说什麽,林羽突然走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她整个人身子微微一滞,感觉手掌很温热,甚至有些灼热。

  “相信我。”林羽看着她的眼神轻声道。

  江顔猛的把手抽了回去,脸微微有些泛红,剩下的话也没说出口。

  林羽嘴角勾起一个满足的微笑,手掌一翻,攥住从江顔手腕上偷下来的红绳桃核手链。

  护士拿来毫针后林羽立马利落的刺入了小女孩后背的大杼穴、风门穴和肺俞穴。

  这三个穴位都是掌管呼吸系统的,但小女孩真正的病因并不在此,林羽扎这三个穴位,一是帮助她呼吸,二是掩人耳目。

  随后,关注徽信公纵号“漫玉文学”,回複数字“38”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林羽又在小女孩曲池穴和太沖穴各扎了一针。扎针的时候,他的手已经覆盖到了小女孩的腹部,暗暗念起了破魂术,手掌陡然间变的炙热起来,小女孩身上立马升腾起一股黑气,环绕在身子四周。

  只见小女孩轻轻哼了一声,随后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脸色也逐渐红润起来。

  “好……好了!”

  “恢複呼吸了!”

  “太不可思议了!”

  门外懂行的几个医生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李浩明一脸不解,看似随意的扎了几针,怎麽就把这麽奇怪的病治好了呢。

  吴建国夫妇和孩子奶奶激动地泪流满面,连见多识广的吴金元,眼中也不禁涌出两行老泪。

  一旁的江顔则一脸愕然,诧异的望着神情泰然的林羽,一时间有些恍惚,这还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废物吗?

        上一篇: 个人收藏gif第四期【11p】         下一篇: 个人收藏gif第三期【10p】


九九线精品视频在线观看视频-六月婷婷-久久免费视频-国产欧美国日产-日产在线播放视频在线观看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